首頁 > 文旅 > 正文

山西“文物認養”喜憂參半:山西凱嘉投入資金近6億保護張壁古堡


2020-12-05 00:44:28   來源:   作者:   評論:0 點擊:100

一位認養文物的企業負責人說,“認養文物就像認養了一個‘爺爺’,只能照料,無權處置,照料不好恐怕還得擔責”

首發:“新華每日電訊”調查周刊

記者:柴海亮、呂夢琦

 

和很多景區不同,張壁古堡在新冠疫情影響下并沒有實行免費。時下,天氣轉冷,景色單調而缺乏生氣,但游客們依然愿意到山西介休,花40元錢買一張票,游覽這座罕見的地上地下“雙子城”。

 

張壁古堡有1600多年歷史,但聲名大振不過是近10年的事。當地政府牽線,企業與古建攜手,讓這座曾經破落不堪的千年古堡重獲新生,不僅成為知名景點,還入選了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

 

這樣的佳話在文物大省山西不止一個,它們向外界展示,為挽救瀕危古建而探索出的“文物認養”模式,并非一條“死胡同”。

 

有的認養讓古建重獲新生,有的卻“認而不養”“張冠李戴”,有的只養出“無花果”……一路走來,山西“文物認養”喜憂參半。保護古建,需要打通政策“梗阻”,各方協同再加把勁。

 

探索文保“新路”,引導社會力量參與

 

山西,表里山河,文化深厚。全省現存古建28027處,數量為全國之最。但受資金、人員、技術等條件所限,大部分古建缺乏有效保護,默默地散落在山林與村落之間,自生自滅,有的已經因為自然損毀和人為破壞永遠消失。

 

留住古建,才能記住歷史。2017年,山西省總結基層文保探索經驗,在全國省級層面率先啟動“文明守望工程”,出臺政策引導社會力量參與“文物認養”。經過不斷努力,一批瀕危古建得到搶救性保護,實現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贏。

山西“文物認養”喜憂參半:山西凱嘉投入資金近6億保護張壁古堡

 

山西凱嘉能源董事長路斗恒

 

山西凱嘉能源集團是“文物認養”的先行者之一。這家山西介休本地煤企,早在2009年就參與到張壁古堡的保護開發中,已累計投入資金近6億元。

 

文物專家考證,張壁古堡始建于十六國時期,曾是一座軍事堡壘,系后趙豪強張平建造的眾多烏壁之一。烏壁是古代一種防御體系,集中出現在十六國時期,山西、河南、河北分布尤多。

 

張壁古堡地面布局與二十八星宿相對應,至今堡內仍保存著可汗廟、琉璃碑等諸多珍貴地上文物。地上有明堡,地下有暗道。尤其是北朝古地道長約萬米,上中下三層,攻防兼備。

山西“文物認養”喜憂參半:山西凱嘉投入資金近6億保護張壁古堡

 

認養后的張壁古堡。本報記者呂夢琦攝

 

雖然世所罕見,但受當地政府財力所限,張壁古堡過去并沒有得到有效保護。山西凱嘉張壁古堡生態旅游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張金祥說,在企業認養之前,張壁古堡內部很多建筑已岌岌可危,有的徹底坍塌,有的外墻開裂,私搭亂建等人為破壞也很嚴重。

 

“公司接手后,在古堡附近建設了張壁新村,將村民從古堡內遷出,隨后又陸續拆除了風格各異的現當代建筑和裝飾,逐漸恢復了古堡原貌。”張金祥說,整個認養開發實現了文物保護、新農村建設和生態治理等多重效益,去年景區門票收入已經增長到1000萬元,應該說是比較成功的。

 

在山西,類似的成功案例還有多處。

 

位于山西省晉城市沁水縣的湘峪古堡,是明代后期戶部尚書孫居相和都察院右副都御使孫鼎相兄弟的故居,過去并不知名。五六年前,記者到當地采訪時,這里還是一副殘破的樣子。很多老房子已被廢棄,院子里長滿了雜草,房頂和門窗破損嚴重。村民在旁邊修建了很多平房,古堡四周堆積著各種垃圾,城墻也大多倒塌,幾乎沒人到此游玩。

 

在企業參與認養之后,短短幾年時間,湘峪古堡就獲得修復保護和開發,周邊環境徹底得到整治,古堡前的河道也在清理加固后重新復流。新冠疫情防控期間,湘峪古堡實行免費參觀,每天都有大量游客前來。

山西“文物認養”喜憂參半:山西凱嘉投入資金近6億保護張壁古堡

 

認養后的湘峪古堡。本報記者曹陽攝

 

山西省文物局副局長張曙光說,去年山西已重點選出292處古建供社會認養,88處已被認養,不僅減輕了財政壓力,還起到了良好的保護效果。

 

認養熱度不高,甚至“認而不養”

 

盡管山西“文物認養”模式不乏成功案例,但也逐漸暴露出認養“熱”度不高、文物“活”度不足、政策“硬”度不夠等問題。有的認養主體后續開發遇阻,繼續認養的積極性受到打擊;有的在開發保護中未能“修舊如舊”,飽受爭議和詬病;有的干脆認而不養,遲遲不開工進行修復保護,放任文物“重病纏身”。

 

說起自己的文物認養之路,山西省臨汾市曲沃縣企業家馮才有一肚子“苦水”。在他的帶領下,記者來到他認養修復的龍泉寺。寺廟占地面積不大,大殿內空無一物,墻上有精美的壁畫。院子里積著厚厚的落葉,踩上去沙沙作響。

 

馮才說,因為是一座空廟,沒有人來,也就不安排人打掃,平時大門都上著鎖,他自己看見就心煩,也很少過來。

 

2012年,馮才響應地方政府“民間力量參與文物保護”的號召,認養了龍泉寺。龍泉寺坐落于曲沃縣南林交村,是一座元代寺廟,由于年代久遠,已經瀕臨“殿毀樓塌”。馮才認養后,立即聘請專業單位制定修繕保護方案,批復后馬上高標準施工,連門廊上的描金用的都是真金,先后投入了400萬元。修復后,龍泉寺從原來的“縣保”成功升至“國保”。

 

馮才認養龍泉寺的初衷,是想恢復寺廟的功能,可等“廟”修好了,他卻發現根本塑不了“佛”。原來,龍泉寺后面住著一戶村民,認為寺廟修復影響了他們的生活,補償金額談不攏,就找出相關政策規定進行阻撓。

 

“原文化部1984年曾規定,凡已毀損無存的宗教塑像,文物部門不準重塑。這戶村民就拿著這份文件來反對,相關部門拿不出解決問題的辦法,也沒人敢批準施工。”馮才說。

 

他告訴記者,山西的古建大部分是寺廟,佛像基本上都在“破四舊”時毀掉了,現在政府鼓勵社會力量參與文物保護,可要是還堅持按這個30多年前的舊政策辦事,誰還敢認養?

 

不僅政策上有“堵點”,修復過程中也存在“跑偏”。文物保護應堅持最小干預原則,講究“修舊如舊”。但有的企業在文物認養過程中,一味考慮如何有利于后期開發,導致文物修復時人為再造古建形制,構建“張冠李戴”,失去了修復保護的意義。

 

山西省中部某縣有一座寺廟始建于唐代,后世多次重修,寺中有一明塔因采煤出現傾斜,其他建筑也年久失修。當地一家企業認養后,先后花了1.5億元修復寺廟,開發旅游。但因為害怕擔責,這家企業對最該保護的明塔沒有采取多少保護措施,卻將看上去“平庸”的大雄寶殿等建筑拆掉重建,建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樣。

 

該企業一位負責人說,原來的建筑比較低矮,外觀和人們心目中的佛殿差距很大,如果按原貌修復,游客不愿看,很難轉化成旅游資源。

 

盡管有違文物保護原則,但這位企業負責人說出了“文物認養”面臨的現實尷尬。山西古建以寺廟居多,很多“顏值”不高,難以吸引游客。

 

還有一些認養企業或個人花重金,將文物修復得很好,卻“活”不起來,最終只能“鐵將軍”把門。

 

究其原因,一是一些古建要么地處偏僻,要么名聲不大,游客不便去或不了解;二是一些古建修得花花綠綠,與文物固有氣質不符,俗氣逼人,游客不想看;三是一些古建修復了“外殼”,內無展陳,游客無可看。

 

記者現場看到,因為無法塑像,修復已啟動6年,龍泉寺現在還是一座空廟,各殿既無展陳也無佛像,平時只能鎖著。“政策打架,梗阻難除,讓一部分認養人有苦難言,也讓不少后來者望而卻步。”馮才說。

 

各種原因交織在一起,導致文物認養率明顯偏低。今年,山西又增加了一批供社會認養的文物,30多家主體新簽訂了認養協議,但整體認養率仍低于50%。

 

已被認養的文物,也不一定能得到修復保護。有的企業“認”的時候很積極,“養”的時候卻原地不動。

 

這背后,既有認養回報的綜合考量,也有企業生存壓力加大的現實原因。一些文保人員和企業家認為,文物認養“熱”度不高的主因,是近幾年民營企業利潤下滑,無力顧及。一些有實力的國有企業則以“國家無要求”為由,拒絕認養。另外,許多企業在面對政府推介時,不知道認養文物用來干什么,不敢“出手”。

山西“文物認養”喜憂參半:山西凱嘉投入資金近6億保護張壁古堡

 

認養后的山西省晉城市大陽古鎮。本報記者燕雁攝

 

除了當地企業家回報桑梓或留住鄉愁的情懷,文物認養主要靠相關部門做工作去推動。一些資源型企業,過去多是在開采地文物部門的“提議”下認養文物,但這一招目前已經不靈了。

 

“以前,企業辦理采礦權延續,需要有文物部門對開采區地上文物情況的核查認定手續。這項審批已在前幾年取消,文物部門對企業約束力降低,說話不太好使了。”一位基層文物部門干部說,去年縣里有幾家企業認養了文物,也簽了協議,可現在一年多過去了,沒有一家投入修復。

 

“認”易“養”難,政策“短板”需補齊

 

無論是認養主體、文保專家還是相關部門,都認可“文物認養”這一模式。但他們也一致反映,目前政策支持力度不夠“硬”,尚未建立激勵、保障等配套機制。

 

“雖然張壁古堡保護開發效果看起來不錯,但我們投入巨大,回報太少。”張金祥說,近幾年,公司每年虧損1000余萬元,想進一步謀發展,配套土地又供應不了。

 

“文物認養,‘認’容易,‘養’很難。”一位認養文物的企業負責人說,“認養文物就像認養了一個‘爺爺’,只能照料,無權處置,照料不好恐怕還得擔責。”

 

趙曙光說,雖然山西省近兩年出臺了《山西省動員社會力量參與文物保護利用“文明守望”工程實施方案》《山西省社會力量參與文物保護利用辦法》等系列文件,但文物認養的獎補、周邊土地配套等相關政策,仍未建立起來。

 

從實踐效果看,社會力量參與認養,是撬動民間資本加大文物保護力度的有效途徑,但要想推動這項工作順利開展下去,還需進一步激發社會積極性。

 

要根據文物活化利用價值大小,區分是以開發利用為主還是以修復保護為主,對癥下藥,分類施策。開發價值大的可以采取市場化方式運作,只修不用的應加大政府支持力度,吸引公益力量和各類基金參與。

山西“文物認養”喜憂參半:山西凱嘉投入資金近6億保護張壁古堡

 

認養后的山西省晉城市良戶古村。本報記者詹彥攝

 

“對那些只修不用的文物,可以考慮在企業稅收、發展用地、技工培訓等方面給予認養人一定優惠,加大中央財政獎補力度,提高文物認養的吸引力。”曲沃縣文旅局局長董朝暉說。

 

要探索參與度更加廣泛的認養模式。部分文物專家表示,文物認養應納入全域旅游框架,實現二者緊密結合,相互促進,也應打破省界限制,積極探索全國認養,讓有愿意、有實力的社會力量都能參與進來。

 

此外,針對基層文物部門人員少、力量弱的現狀,應當積極利用科技手段提升監管能力。趙曙光說,要盡快建立健全專門的文物監管數字化平臺,全省一張網,讓文物認養的后續監管有“千里眼”“順風耳”。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山西督軍府舊址12月28日對外開放?官方:尚未最終確定
下一篇:12月28日起,晉商博物院試運行

今日熱讀
大變臉!四合一的山西工程科技職業大學、晉中信息學院是啥來頭?
山西文旅集團打響2019混改第一槍:控股接管長治振興小鎮
“強哥”手下無弱兵:清華猛將加入,太原理工大學新增3名副校長
太原兵工廠、陽泉三礦正式入選第二批國家工業遺產名單
2018首屆陽城東方古堡文化節即將舉行
太原理工大學再引強援:擬聘任清華北大10名90后博士
山西“文物認養”喜憂參半:山西凱嘉投入資金近6億保護張壁古堡
12月28日起,晉商博物院試運行
“晉商大佬“馮鑫涉非公行賄被公訴 海外收購時被下屬騙走1億元
晉城玨山雙響炮!成立大景區,文旅集團也同時揭牌
本周熱讀
大變臉!四合一的山西工程科技職業大學、晉中信息學院是啥來頭?
山西文旅集團打響2019混改第一槍:控股接管長治振興小鎮
牽手山西組建500億基金!浙商大佬沈國軍斥資數十億豪賭山西旅游
中國影視編劇大咖右玉縣論劍,這里將打造紅色影視基地
喬家大院“出事”后,平遙古城也“慌”了
太原理工大學再引強援:擬聘任清華北大10名90后博士
喬家大院5A景區“摘牌”,到底什么問題?
山西文旅集團今年要干這些大事:涉及娘子關、鸛雀樓、王莽嶺
山西再添一座五星品質酒店,太原洲際酒店盛大開業!
并購老牛灣,打造蘭博泰爾高端酒店!山西文旅集團最近動作頻仍
本月熱讀
山西文旅集團打響2019混改第一槍:控股接管長治振興小鎮
并購老牛灣,打造蘭博泰爾高端酒店!山西文旅集團最近動作頻仍
中國影視編劇大咖右玉縣論劍,這里將打造紅色影視基地
剛剛!“中國太行蟒河獼猴文化節”盛大開幕!
晉城玨山雙響炮!成立大景區,文旅集團也同時揭牌
大變臉!四合一的山西工程科技職業大學、晉中信息學院是啥來頭?
喬家大院5A景區“摘牌”,到底什么問題?
喬家大院“出事”后,平遙古城也“慌”了
太原理工大學再引強援:擬聘任清華北大10名90后博士
牽手山西組建500億基金!浙商大佬沈國軍斥資數十億豪賭山西旅游
.山西快乐十分钟